娱乐 > 正文
深同网头条热度:

影荐:《喜宴》逾越了文化和性别的边界,我理解的李安

自从2006年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之后,毫无疑问李安一定会在电影史上留下属于自己的痕迹。可以说除了《绿巨人浩克》口碑和票房都没有好结果以外,从最开始的“父亲三部曲”到最近的《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李安的每一部作品都是佳作。
 
李安的电影题材涉猎极广,中西方文化的碰撞是他电影里最为显著的特点。这一点在最初的的三部曲里尤为突出,其中。同样都是关于同性恋的素材,尽管后期的《断背山》获得了更多的荣誉,但在文化的交流以及东方观众的接受度上来看《喜宴》显然更适合我们一起走进李安的内心世界。
 
《喜宴》里一共有5个主要角色,如何保持角色之间的平衡成为影片自始至终需要处理的问题。为了维持这种平衡,每个人都绞尽脑汁,而伟同的父母之所以被蒙在鼓里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语言的隔阂,这恰恰也是文化交流之间最基本也是最大的问题。这种由于语言而引发戏剧冲突的手法在李安前一部作品《推手》里更加明显。
 
其中有一个片段让我惊出一身冷汗,当父亲在椅子上睡着的时候,伟同伸出手探了探父亲的呼吸。显然这是导演故意加入的镜头,表现出了伟同在这种个人和体制对抗下的无奈,甚至生出了“如果父亲不在了,问题能不能解决呢?”这种想法。这种不经意间表现出人物及其挣扎的心态显然是非常高明的,这样的镜头明显比那种人物单纯痛哭的镜头更有张力,这也是李安作品的另外一个特点,需要你仔细的观察和体会才能察觉到。除了明显的戏剧冲突和细腻的镜头,本片的语言也非常有趣。首先是会英语的伟同三人和听不懂英文的父母在生活中的不方便。
 
当赛门和伟同用英语谈论着威威怀孕的事情时,母亲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于是用华语问道:“是不是伟同忘了付房租啊?”由于不同的文化偏见,导致东西方观众在影片里常常看到完全不同的内容,这也造成了两地评论的差异化,很明显李安不断尝试的文化碰撞形式的内容是一把双刃剑。
 
故事平衡的打破始于伟同对母亲的坦白,而最大的转折却是我们得知了原来父亲会说英语。当作为传统文化代表的父亲这一主要角色在语言隔阂问题上做出转变的时候,无论是观众还是作为交流对象的赛门都是无所适从的。
 
他结巴的说:“你都知道了?”父亲回答:“我观察、我聆听、我了解。伟同是我的儿子,所以你也是我的儿子。”我们明白了原来父亲早就知道了一切,而他一直在思考并最终接受了这一切。影片最后父亲在海关要求下高举双手的镜头像极了投降的动作。一方面表现了父亲在现代文化的冲击下选择了妥协,同时也表现出导演对人们乐于接受新事物的乐观态度。
 
影片里的这种和父亲的对立关系其实和李安在现实中和父亲的关系如出一辙。李安的父亲是个极其传统的人,而他由于成绩不好选择走上了父亲看不上眼的演艺行业,李安一直都试图通过电影表现出这种焦虑而更好的卸下自己身上的压力从而获得父母的接受和认可。






欢迎加入深圳同志QQ群:362420059;广州同志QQ群:7240793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