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 正文
深同网头条热度:

男同性恋和性工作者人群的艾滋病防治

在社工界有一本很有名的书叫《微光处处: 28位社会工作者的心路历程》,在此书的《在服务中领悟在领悟中服务》一文记载了关于女性性工作者艾滋病预防干预的社会工作案例。让我我想起了我曾在长沙做艾滋病志愿者经历。其实十几年前还是2G手机的时代,我就已经有做过艾滋病预防干预的志愿者活动。社工硕士毕业以后,我会成为一名专业的社工,成为志愿者们的老师。艾滋病防治社会工作者能为HIV病毒携带者以及AIDS患者做些什么?心理治疗、社会工作、生命哲学等领域的知识,能否为这些人减轻痛苦,重塑生命美好?这篇文章,我会从女性性工作者和男同性恋人群这两个方面为大家介绍艾滋病防治社会工作者的工作内容。
 
男同性恋和性工作者人群的艾滋病防治:专业社工能做些什么?
 
女性性工作人群艾滋病预防干预社会工作
 
在当今中国社会,存在着不少另类的弱势人群,他们的权利很难得到保障,因而对他们的关注就显得很有必要。其中,女性性工作者是社会上一类特殊的弱势群体,她们面临着很多风险, 是艾滋病病毒感染和传播的主要高危行为人群之一,对女性性工作者的艾滋病预防干预便成为了社会工作者的一顼重要工作内容。
 
女性性工作者在当下的中国社会情境中被看作是一群道德败坏的人,但是,从疾病易感人群的角度思考,她们也是疾病的潜在受害者,更是一个特殊的社会弱势群体。她们不仅承受着道德上的指责,更不容于现有的法律规范,因此她们的权利更不容易得到保护。社会工作者秉持专业精神,以平等、接纳和尊重的态度去为她们服务,使她们的权利得到最大限度的保护。社会工作者介入女性性工作者的艾滋病预防干预,必须要进行周密设计, 以取得最佳效果。下面是一个较为成功的案例。以下案例中部分文字引自《微光处处: 28位社会工作者的心路历程》。
 
男同性恋和性工作者人群的艾滋病防治:专业社工能做些什么?
 
 
女性性工作者是一个敏感的话题,受访对象通常也十分警觉,凡是涉及与性行为和安全套有关的提问常常拒绝回答。在对现有文献研究的基础上,本着“性工作者也是艾滋病的受害者”的理念,并从保护女性性工作者健康的角度出发,我们设计了关于艾滋病知识的问题和干预的内容。问卷在市区进行了试调查,在试调查中遇到了较大的障碍,因而从中积累了一些经验。通 常一些“三小场所”(指小型发廊、洗脚屋、小卡拉OK)的空间较小,无法做到有一个完全不受干扰的空间作为访谈的场所。当问到一些敏感的问题时,她们都不愿作出回答,因为访谈的场所还有其他人在场。针对发现的问题,我们对问卷的提问以及回答选项和回答方式等具体的操作做出了适当调整。由于受访对象在回答有关性行为和安全套使用的问题时不愿意用语言回答,于是我们改变回答方式,采用卡片的形式, 让受访者在回答时只要在卡片上指出适合的选项即可。 我们的这些改变在实际操作过程中显现了效果。
 
在大部分街镇的访谈和干预,采用的是这样的方式:由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相关人员将我们带进场所, 由我们独立完成访谈和干预。除了极个别小店关门拒绝外,大部分女性性工作者在了解我们的目的后都能够接受我们,因而访谈和干预进行得比较顺利。在6个街镇 中,我们共接触了280余名受访者。
 
比较特殊的是在一个街镇。我们和区疾控中心的人员一起行动。区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有两项任务:其 一,也是做一份调查问卷;其二是采集血液样本,为女性性工作者免费做艾滋病病毒抗体的检测。我们的操作方式是:我们跟随区疾控中心的人员一起进入场所,待他们完成任务撤离后我们开始做问卷和干预。之所以这 样安排,是因为考虑到区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是专业人士,而且身穿白大褂,而我们是非医学专业的人又身着便装,他们在前面会更容易被受访者接受。大部分时间这样的安排的确给我们的访谈带来了便利;但是,有些情况却出人意料。如有些受访者拒绝了区疾控人员的干预,却接受我们的访谈和干预。最特别的案例是遇到了这样的情景:区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走进小理发店,我们紧随其后也进入小店。当区疾控人员告知他们的目的后便遭到受访者的拒绝,于是,大家只得全部撤离。虽然撤了出来,但是我们并没有放弃该店,还想再做尝试。当区疾控人员走远后,我们再次走进小店,向她们说明:我们的目的是想了解大家对艾滋病知道多少,对 预防艾滋病的知识了解多少。我们将问卷和答题选项卡给她们看,没想到她们竟爽快地表示愿意接受我们的访谈。而更意外的是,在我们访谈和干预接近尾声的时候,受访者还主动提出让我们把区疾控人员找回来,为 她们抽血做化验。事后,区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问我们 是如何说服她们接受化验的。其实,我们并没有特别做任何说服工作,我们所做的只是将她们看作艾滋病潜在的受害者,让她们看到艾滋病可能对她们有什么危害,从她们的角度出发告诉她们如何去保护自己。
 
要帮助女性性工作者,首先要了解她们的生存状态,了解她 们面临的主要危险。对女性性工作者的艾滋病预防干预,主要包括向女性性工作者传递预防艾滋病的知识,鼓励她们使用安全套,并提供相应的资讯和心理支持。社会工作者要凭借自己的专业优势,取得女性性工作者的信任,才能够完成预期的目标。你看,上面这个案例中,社会工作者为了取得女性性工作者的信 任,动了多少脑筋,还进行了前期试验,这就是社会工作者的精细之处。
 
男同性恋和性工作者人群的艾滋病防治:专业社工能做些什么?
 
男同性恋人群艾滋病预防干预社会工作
 
同性恋者是抑郁症的高危人群,同时也是艾滋病传播高危人群。我国男同志群体中到底有多少人感染了艾滋?
 
这几年我国新增艾滋感染者中男男性行为者比例越来越高,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梁晓峰在10月28日举行的“中国-东盟疾病防控合作论坛”上表示,截至2015年底,中国发现现存活的艾滋病感染者和病人共计65.4万人,经测算估计全国人群总感染率0.06%,即每1万人中有6人“染艾”,仍有32.1%感染者未被发现。来自国家疾控中心的统计数据显示,十年间,中国艾滋病病毒的传播途径发生了明显变化。血液传播已不再是艾滋病病毒传播的主要途径,通过性传播的途径达到90%以上,其中同性传播占比则从2005年的0.3%升至2015年的27.6%,异性传播占比从11.3%上升为66.5%。
 
中国大学校园成艾滋病重灾区,同性恋及性滥交成主因!近5年来,青年学生艾滋病疫情年增长率为43.16%。 圣洁的高校仿佛中了魔咒,挥之不去,特别是近几年,学生“染艾”人数迅速增加…… 在北上广等大城市高校艾滋病情上涨的同时,一些中部省份高校学生的情况也不容乐观,比如说湖南大学生艾滋病患者8年竟上升37倍。
 
看到这些数据是不是让你不寒而栗呢!男同性恋人群急需专业社工介入!由于男同人群隐秘,干预起来也较为困难。专业社工他们担负的工作就是通过一切途径找到男同,为他们开展高危行为干预,比如HIV免费检测、安全套使用知识、潜伏期内心理辅导、按时服用药物提醒。专业社工与娱乐场所的38名男同艾滋感染者深度访谈发现,几乎每个男同都有多个性伴,平均每人每年会和7个人发生性关系,他们坦言自从发现自己是同性恋以来,他们已经有过数十甚至上百个性伴侣。其中不少人迫于压力与异性成婚。如果不能对他们进行有效干预,这些HIV病毒携带者不仅会把病毒传染给其他同性伙伴,还会传染给他们的异性妻子。
 
专业社工介入同性恋人群和性工作者人群,成为艾滋病干预社工,在生理、心理、社会等多方面为这些边缘群体提供关怀服务。这项工作虽然已经在许多城市已经开展多年,但是专业社工人数少,工作量繁重,难以招募到长期的有经验的志愿者。都是摆在当前艾滋病防治社工面前棘手的问题。你愿意以健康人的身份,来学习艾滋病预防干预知识,做一名有薪水的艾滋病防治社工吗?

欢迎加入深圳同志QQ群:362420059;广州同志QQ群:7240793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