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 正文
深同网头条热度:

我是同性恋,你会拥抱我吗?

又一个国际不再恐同日

过去一年里

世界对这些“少数派”怎么样?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5.17国际不再恐同日(IDAHO, International Day AgainstHomophobia)。这个节日由加拿大社会活动家路易·乔治·汀(Louis-George Tin)在21世纪初倡议发起,并迅速得到了世界各地的普遍接受。

之所以定于5月17日,是因为在1990年的这一天,世界卫生组织将“同性恋”从精神疾病的范围中去除。(顺便一提,中国的同性恋去病理化,即第三版《中国精神病分类与诊断标准》不再把同性恋作为精神疾病,是在距此11年后的2001年。)

想要说明一下的是,“不再恐同日”的内涵起初是争取同性恋群体的权益,如今十几年过去,不同的性少数群体逐渐开始获得关注,“不再恐同日”的内涵也逐渐拓展成为为整个性少数群体发声

 

“不再恐同”

图片来源:Shutterstock/Dukesn

为什么要“不再恐同”

恐同,根据维基百科的定义,指“对于LGBT群体的负面情绪与态度,包括偏见、羞辱、痛恨等等,其中有些则出于恐惧”。

恐同的成因复杂,譬如因为宗教原因而恐同、因为政策不友好而恐同、或只是因为深受传统性别观念的影响而恐同。不论是出于什么原因,恐同情绪常会导致行为上的歧视和暴力。

恐同可能造成的伤害是巨大的,因为恐同,王尔德被投入狱中,图灵被迫害致死,他们曾受到的伤害尚得以在今天为人所知,但还有许多在历史上籍籍无名的普通人,仅因取向而承受痛苦,或许最后都没有人知道。

 

“现代计算机之父”艾伦·麦席森·图灵

因被强行治疗“性取向”而饮恨自杀,死时年仅41岁

类似的悲剧到今天仍然在上演,2016年,奥兰多发生了美国历史上伤亡最严重的枪击案,凶手是一位恐同人士,他挑选了一家同性恋酒吧下手。

关于同性恋的许多误区已经被纠正,但是恐同情绪仍然是涉及社会安全和个人权益的隐患,为了避免类似的悲剧再度发生,我们呼吁社会各界“不再恐同”。

从去年的不再恐同日算起,我们生活的世界对于LGBT怎么样?我们为大家做了一个年度的小盘点。

法律的方向,潮水的方向

各国各地的法律各有不同,但法律的方向某种程度上也代表了环境对于性少数群体的态度,所以去年一年,在法律层面有哪些值得记住的事情发生?

1. 平权思想的传播很大程度上依靠高效发达的网络。可想而知,如果在网络上打击LGBT群体,对于平权事业会造成很大的挫伤。

许多朋友一定记得,去年6月,广电总局主管的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发布《网络视听节目内容审核通则》,称同性恋属于“表现和展示非正常的性关系、性行为”,是“渲染淫秽色情和庸俗低级趣味”。

针对于此,LGBT社群的志愿者将广电总局告上法庭。2018年2月23日,此案进行庭审,广电总局表示国内“没有歧视同性恋的法律和政策”,并表示没有参与制定《网路试听节目审核通则》。

换言之,广电总局无异于公开表示:《网络视听节目审核通则》针对同性恋的相关内容,没有法律依据,也并非广电总局的态度,不具备任何意义上的合法性。

2. 虽然婚姻不是人生的必选项,但是因为现在的婚姻制度与继承权、手术签字权、子女收养权等公民权利捆绑在一起,所以同性婚姻合法化一直被视为同性恋平权的一大进步。

截至去年的5.17,全球已经有超过20个国家,实现了同性婚姻合法化。在过去的一年里,德国、马耳他、澳大利亚、中国台湾等国家地区陆续放宽了同性婚姻的法律限制。或许在不远的将来,越来越多的人可以与自己的同性爱人能用婚姻的方式见证自己的情感。

 

图片来源:Shutterstock/Syda Productions

3. 跨性别者在生活中的可见度不及同性恋这么高,却常承受更加严重的歧视。2017年7月,特朗普总统在推特上公开表示,美国军队不接受跨性别者参军服役,加拿大军方则立刻发表声明,欢迎跨性别人士“加入我们”。

2018年2月,五角大楼证实,第一位公开身份的跨性别者已经通过了入伍体检,并在合同上签字,加入了美国军队。特朗普的“禁令”遭到了美国军方的“打脸”。美国媒体称:目前已有成千上百名跨性别者,在美国军队服役。

此前,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以色列等多个国家,都已取消对跨性别者从军的限制,其中的不少国家都一直是军事强国。事实,是最有力的雄辩。

艺术是现实的镜子

1. 2017年11月,美国《时代》周刊评选出“2017年最有影响力的青少年”,中国有2人上榜——其中的一位是TFBOYS的当红明星王源,另一位就是影片《逃离》的导演胡然然。她在高中就读时,制作了以跨性别者生活经历为题材的影片《逃离》,开启了近年来国内跨性别影片的先河。

 

影片《逃离》海报

2. 奥斯卡金像奖是影迷每年都最关注的一件盛事,2018年1月至3月的第90届奥斯卡金像奖的提名影片中,包括了同性恋题材的《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跨性别导演扬斯·福特(Yance Ford)的纪录片《坚强之岛》(Strong Island)和跨性别歌手丹妮拉·维加(Daniela Vega)参演的影片《普通女人》(A Fantastic Woman)。

 

影片《普通女人》海报

过去一年,人们通过艺术,对于性少数群体有了更加生动的认识。无论观众本身取向如何,他们通过这些渠道离性少数的悲喜更近一步。感谢艺术这面镜子,把一部分的现状折射出来,给大众看到。

喧哗与骚动

平权之路漫漫,有时也会面对不解和打压。所幸始终有人在争议中坚持发出自己的声音。去年这些事情里,或许也有过你的声音吧:

1. 2018年4月13日,新浪@微博管理员以#微博社区公告#的形式,称“根据《网络安全法》等法律法规的要求”,对“同性恋题材的漫画及短视频内容”、“包含基、腐、耽美、本子的内容”进行集中清理,并表示目前已关闭多个宅腐类账号,超过五万条微博内容被清理。

针对于此,LGBT社群的众多伙伴深感愤慨,以向新浪微博高管邮寄明信片、生命故事、观点态度等方式,表达自己的声音。几天后,新浪微博重新发布了社区公告,将“同性恋”题材,从“集中清理”的对象中剔除。

 

网友以“我是同性恋”话题声援

目前的阅读量为6.6亿

2. 2018年5月13日,北京798园区安保人员禁止身戴彩虹徽章的两名女子进入园区,在冲突中安保人员推搡踹倒女子,并对她们实施了殴打。

这件事在网上引起了许多不满的声音。5月14日,被殴打的女性发表声明,事件以保安公司道歉、开除涉事三人、赔偿经济损失作为处理结果。她说在事件处理过程中,警方与保安公司态度都非常诚恳。虽然事件的发生令人不满,但是受害人表示愿意接受这个结果。因为“在这个大环境里,每个人能做的都有限,没有谁是绝对正确……这个世界是要越来越暖越来越好我们才更有力量活下去。”

此类事件,是LGBT群体处境的冰山一角。现实常常是如此的,有时令人沮丧,有时也发生转机。我们可能还要在沮丧和转机里循环往复一些时日才能等来真正的平等的那一天,但至少我们已经走在路上了。

事实上,无论你是直是弯,你也一定都有过属于自己的成为“少数”的时刻,你一定有过站在“少数”中期望被理解、尊重和拥抱的时刻,如果你还能记得那些时刻,那么或许你就能理解,为什么永远有人想要为性少数群体争取一个更好的明天,而我们又为什么呼吁更多的人参与其中。

用Lady Gaga的《Born this way(生来如此)》中的一段歌词结束这篇文章吧:

No matter gay straight or bi lesbian transgendered life

无论是男同、直人、双性恋、拉拉还是跨性别者

I'm on the right track baby I was born to survive

我生来如此 这就是我的正轨

No matter black white or beige Chola or orient made

无论肤色如何来自何方

I'm on the right track baby I was born to be brave

我生来就这般勇敢

I'm beautiful in my way cause God makes no mistakes

我有我独特的美 上帝不会亏待谁

I'm on the right track baby I was born this way

我生来如此 这就是我的正轨

世上有白眼和谩骂,也会有孩童的拥抱和耳边的低语:“谢谢,我也是。”

世上有排挤和暴力,也会有犹豫着的亲近和果决的勇敢。

我是同志,如果是你,你会拥抱我吗?

我们是一对同性couple,如果是你

请问你愿意给我们拍张照片吗?

#国际不再恐同日#IDAHO前夕,VeeR联合北京同志中心联合

在北京街头拍摄了两组全景短片,观察大家对于性少数群体的态度和反应。

欢迎加入深圳同志QQ群:362420059;广州同志QQ群:7240793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