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 正文
深同网头条热度:

恐惧和歧视同性恋,伤害的是每一个人

“姐姐对我坦诚道,在学校的那些年,她也曾因为有一个‘娘娘腔’弟弟而一直被戏弄。她记得有一次,好几个大男孩当面笑话她,问她是不是‘也和弟弟一样’。当她看到别人欺负我,同伴压力加上她自己也有害怕被欺负的恐惧,迫使她也参与到侮辱我的行列中,远离了我。我那时感觉到的是她的背叛,也因此鄙视她。”

——Warren J. Blumenfeld (美国学者,著有《细看同性恋生活》《艾滋病与你的宗教团体》等著作)

恐同(Homophobia)是指针对性少数群体(同性恋Lesbian/Gay、双性恋Bisexual、跨性别Transgender等,简称LGBT)负面的信念、态度、刻板印象和行为[1]。因为恐同,很多人(包括异性恋者)因此失去了重要的支持,被同伴、朋友、老师、家人拒绝甚至抛弃,租不到房子,买不到东西,上不了保险,找不到工作。很多人无法接受真实的自己,自惭形秽,抑郁、自杀。很多人的创意、艺术作品和工作能力受到忽视和贬低,社会因此缺失了一部分重要的精神财富,经济也受到负面影响。每一个人,都在承担着恐同给社会带来的伤害。

最近,在针对《珍爱生命——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的讨论中,读本六年级上册“性倾向”主题引发了不少争议。有很多人觉得读本的相关内容体现了对每一个人包括性少数群体的尊重,“三观正”,这对于促进社会公平具有重大意义,也有人认为倡导包容和平等教育很有必要从小开始。但是,仍然有不少人心存疑虑——同性恋到底是不是病?如果学习了有关同性恋的知识是否会让学生成为同性恋者?同性恋者在国内备受歧视,为什么还要教给学生这些知识?今天我们和您一起了解一下关于同性恋的一些历史事实和科学研究成果。

(图片来源:刘文利主编《珍爱生命——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六年级上册P40,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16)

同性恋是变态吗?

不是。1973年,美国把同性恋从精神疾病诊断标准中剔除;2001年,中国把同性恋从精神疾病诊断标准中剔除。剔除是因为同性恋不是精神疾病。另外,1997年,“流氓罪”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中去除,这是一个标志性事件。如果有人问,可以告诉您的朋友,同性恋在中国既不是罪也不是病。

关于同性性行为或婚姻是否合法,在不同国家和地区有不同的规定。一些国家可以自由结婚(如荷兰、英国、美国);一些国家承认同性伴侣的民事结合[2](Civic Union,如澳大利亚);一些国家会被判刑甚至死刑[3](如乌干达、尼日利亚)。值得指出的是,台湾的一些城市(如台北、高雄),同性伴侣可以登记民事结合。它最大的用处在于,生活在一起的双方,万一一方得了重病要紧急动手术,另一方可以为他/她签字确认,否则不管伴侣病得多严重多紧急,这个手术都没法做。虽然这是一项再正常不过的权利,但还是有很多人拼了命也得不到。

同性恋可以被强行改变吗?

不可以。目前,还没有研究证据证明性倾向或性别身份的扭转治疗(如把同性恋变为异性恋)是成功的。相反,却有很多曾经参与性倾向扭转治疗的人表达他们接受治疗后的痛苦。中国就有案例——一位接受扭转治疗的同性恋者起诉了重庆心语飘香心理咨询中心,他的心理咨询师曾尝试用电击来改变他的性倾向。2014年12月19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判决“扭转治疗”心理机构违法[4]。2013年6月,美国最大的反同性恋团体“出埃及记”主席阿兰·钱伯斯公开承认自己是一名同性恋者,随后宣布 “出埃及记”正式解散。在此之前,他一直对外界谎称自己是得到救赎才成功改变了性倾向[5]。

不过,这些事情好像会让人觉得同性恋不能改变,那没办法了,只好接受。关于这个问题,美国纽约大学法学院教授吉野贤智的看法是,“现在人们对同性恋的维护,不是基于它本来就是‘好的’,而是基于它是‘不可改变的’”。

同性恋是从西方传来的?

很久很久以前,同性恋在中国就有了。在中国古代的历史中,许多帝王将相都有自己的男宠,其中也有许多真正的、有感情的伴侣。最有名的一对当属汉哀帝刘欣与董贤,因为他们的爱情,才有了“断袖之癖”这个词,它常用来泛指有同性爱好的人和事。汉哀帝很爱很爱董贤,而且还是一个大暖男。有一次哀帝和董贤一起睡觉,哀帝有事要起床,但袖子压在董贤身下了,他不忍吵醒他,就用剪刀把袖子剪断了,静静地起床。哀帝死后,还让人在自己的“万年冢”旁建一个墓留给董贤,这样他们死后还能朝夕相伴[6]。

恐同偏见和歧视的毒到底有多深?

对同性恋的偏见和歧视,带给中国的伤害是巨大的,体现在以下这几个方面。

这一人群人口基数非常大,却备受忽视。美国旧金山一项对22所公立中学中2730名中学生(6~8年级)的随机调查发现,3.8%的学生自我认同为男同性恋、女同性恋或双性恋,1.3%的学生自我认同为跨性别[7],两者相加是5.1%。如果将5.1%的比例放在中国人口基数下,这将是一个非常庞大的人群,如果再加上他们的父亲、母亲、亲戚们,以及同性恋者的妻子/丈夫(很多同性恋者被迫进入了异性恋婚姻),那么这个比例至少要乘以3,也就有可能会是15%左右,再乘以中国人口14亿,是多少人呢?2.1亿!有这么多人在长期忍受着痛苦,活在阴影下。您知道吗?您身边就有人在承受着痛苦!承认和接纳,就是驱走黑暗最温暖的阳光。

恐同歧视影响性少数人群的心理健康、学业发展。欺凌(Bullying)是一种强势者对弱势者的重复攻击行为[8]。魏重政、刘文利(2015)通过在线问卷调查了中国756名LGBT学生,其中有40.7%因为自己的性倾向和性别认同而在学校被叫难听的绰号,34.8%受到言语伤害,22.4%受到同伴孤立,6.0%受到身体伤害的威胁。遭受过校园欺凌的LGBT学生有更频繁的自杀想法、更低的主观幸福感,并在过去一年中出现抑郁情绪的比例更高,并且有7.6%的LGBT学生在遭受欺凌后选择逃课,2.5%选择退学[9](点击“阅读原文”可下载本文)。已有研究发现,在校园内长期遭受欺凌和LGBT学生的压抑、焦虑、失去自信、自暴自弃、孤立、愧疚和失眠有明显的联系7,而且还会增加他们的自杀想法和自杀行为[10-12]。

LGBT青少年基于性倾向和性别表达,在学校会遭遇到比异性恋同伴更多的骚扰与嘲弄[13]。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2017年发布的全球校园欺凌暴力数据中指出,在校园暴力事件中,有一个深层次的原因是性别(性别、性倾向和性别表现)[14]。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无忧学习:预防和打击学校里基于性别的暴力行为》中提出:细化了解这些暴力,尤其它们赖以生存的各种陈旧观念与结构性不平等,是教育机构防范这些行为、保护儿童和促进思想转变的关键。然而,制订有效应对方案所需的数据至今仍存在不足[15]。为了预防校园暴力和欺凌的发生,在学校中进行性倾向教育和性别教育就显得尤其重要。

(遭受恐同欺凌的男孩)

除了在校学生之外,很多人也在职场中遭受了歧视,甚至因为自己的性倾向和性别身份而失去工作。感兴趣的可以看看国内第一例跨性别就业歧视案:http://mt.sohu.com/20160313/n440249819.shtml。

(图片来源:刘文利主编《珍爱生命——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六年级上册P48,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16)

恐同歧视影响国家经济发展。因为歧视对于性少数群体造成的生理、心理、学业成绩、职业发展的负面影响,国家需要支付额外的医疗、卫生等服务费用,LGBT人群的工作效率也受到影响,因此国家的经济也会受到间接影响。针对儿童的暴力每年都会让巴西损失190亿美元[16],对美国的损失则是每年79亿美元。不过,我国则缺少相关的数据。还有研究分析了39个国家中与性少数者有关的8项不同权利与这些国家的人均国民生产总值(GDP)之间的关系,结果发现每增加1项与性少数人权有关的权利,人均GDP就增加1400美元[17]。

简单回顾一下:

1)同性恋在我国从古至今都有,同性恋既不是罪也不是病,而是自然的;

2)对于包括同性恋在内的性少数群体的歧视破坏着LGBT学生在学校的身心健康、学业发展,以及最基本的校园安全感和归属感。

在此基础上,我们来讨论该不该教给学生同性恋的知识——

(图片来源:刘文利主编《珍爱生命——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六年级上册P46,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16)

同性恋知识该不该教给学生?

应该。

首先,同性恋学生永远存在,无论他身边的同学、朋友、老师、父母是否接纳。为了这些学生的身心健康,减少他们的困惑和苦恼,需要教。

其次,现阶段的中国(即使是欧美),歧视同性恋的人也肯定存在,为了减少对同性恋的歧视与偏见,告诉学生有关同性恋的历史和科学事实十分必要,这也有助于减少校园基于性倾向和性别认同的欺凌。

第三,不仅要教育孩子,更重要的是教育父母、教育老师和校长。美国的研究发现,当老师和同学认为学校的校园氛围对于LGBT学生更加友善和支持时,他们的抑郁症状和自杀率就更低[18][19]。

第四,我们教育的不仅是今天的儿童,更是未来的父母,当这一代儿童成长起来,他们成为父母时,不再让他们的孩子“恐同”,而是让所有的孩子都能在阳光下幸福成长。最后,教育不仅是培养当下的本国公民,更是培养未来的世界公民,当我们的国民走向世界的时候,他们能秉持尊重、平等、包容、接纳、多元的价值观,将体现中国的大国胸襟,大国风范。

《国际性教育技术指导纲要》支持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性教育技术指导纲要》针对5~8岁和9~12岁学段,在不同的教育主题中有这样一些学习目标: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中包含着多种不同类型的爱,而表达爱的方式也有很多种(关系——友谊、爱情和人际关系);

性别平等是更加健康的人际关系的一部分(关系——友谊、爱情和人际关系);

宽容、接纳和尊重等价值观是健康人际关系的关键(关系——宽容和尊重);

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和有价值的,都能够通过一种朋友身份、一种人际关系,以及付出自己的爱而对社会做出贡献(关系——宽容和尊重);

每个人都值得尊重(关系——宽容和尊重);

取笑他人是有害的(关系——宽容和尊重);

因为健康状况、肤色、出身、性倾向,或者其他差异而对他人进行骚扰或欺凌是无理的、有害的,也是一种违背人权的行径(关系——宽容和尊重);

基于差异的羞辱和歧视有违人权(关系——宽容和尊重);

每个人都有责任保护正在遭受骚扰和欺凌的人(关系——宽容和尊重);

每个人都有权决定自己是否要为人父母(关系——长期承诺、婚姻和养育子女);

与性别、人际关系、亲密行为、爱情、性和生殖有关的价值观会影响人的行为和决策(价值观、态度和技能——价值观、态度和性知识的来源);

所有人都有权获得保护和支持(价值观、态度和技能——寻求帮助和支持);

所有文化中都包含着与性和性别有关的规范和忌讳,它们随着时间的流逝已经发生了变化(文化、社会和人权——性、文化和法律);

人权保护所有人不遭受性虐待和基于性别的暴力(文化、社会和人权——基于性别的暴力、性虐待和有害做法)。

正是依据《纲要》的相关学习目标,我们的读本在不同的教育主题中涉及到了“同性恋”内容。希望通过教育,学生能够有机会了解有关同性恋的事实和科学研究结果,在学习知识的基础上,树立尊重、接纳、包容、平等、多元的价值观。根据科学研究已有的成果,我们相信,这样的教育和安全的校园环境能对预防和减少校园欺凌做出重要而独特的贡献!

我们喜欢一朵蓝色的花,不是因为它不能变成一朵粉色的花而无奈地去欣赏它的蓝色,而是因为它的蓝色本身就是美的、自然的。

为了给孩子们打开一扇窗,有时需要推倒一堵固执的墙。

作者说

健康中国的建设,包括每一个人的健康、福祉和尊严得到保障,无论他的年龄、性别、身份、籍贯、性倾向,也无论是否健康或残障,是否富有或贫穷,一个都不能少。我们迫切希望建立一个人人拥有尊严的社会,全面性教育可以推动这一文明进程。对任何人的任何歧视和欺凌会伤害到所有的人!

心理学部各实验室、课题组运营有一批不同方向的优质心理学科普公众号,在大学堂后台自定义菜单点击“分类精选”-“友情公号”可以查看。今后的每个周六,大学堂都会转载其中一篇与大家分享,祝大家晚安。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爱与生命”(sexuality_edu),北京师范大学儿童性教育课题组的对外交流平台。我们专注于儿童的全面性教育,致力于让所有父母、老师都知道如何帮助孩子正确、全面地认识性。

参考资料:

[1]Wright,Jr L. W., Adams H. E., Bernat J. (1999). Development and validation of thehomophobia scale. Journal ofPsychopathology and Behavioral Assessment, 21(4): 337-347

[2]维基百科:民事结合.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B0%91%E4%BA%8B%E7%B5%90%E5%90%88

[3]全球同性恋权利地图:五个国家可判死刑.

http://travel.163.com/14/0226/10/9M0LBQPJ00063KE8_all.html#p=9IIBHVAR17KK0006

[4]中国首例判决:“治疗同性恋”属于虚假宣传.

http://news.qq.com/a/20141219/062863.htm

[5]美最大“反同”团体主席承认是同性恋. http://epaper.bjnews.com.cn/html/2013-07/30/content_454018.htm?div=0

[6]刘达临.(2003).中国性史图鉴.北京:时代文艺出版社.P168

[7] Shields, J. P., Cohen, R., Glassman, J. R., Whitaker,K., Franks, H., & Bertolini, I. (2013). Estimating population size anddemographic characteristics of lesbian, gay, bisexual, and transgender youth inmiddle school. Journal of Adolescent Health, 52(2), 248-250

[8] Wolke,D.(2000).Book review: The nature of school bullying: A cross nationalperspective. Paediatric and Perinatal Epidemiology, 14(2): 187

[9]魏重政, 刘文利. (2015). 性少数学生心理健康与遭受校园欺凌之间关系研究.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 23(4):701-705

[10]Haas, A. P., Eliason, M., Mays, V. M., Mathy, R. M., Cochran,S. D., D'Augelli, A. R., ... & Clayton, P. J. (2010). Suicide and suiciderisk in lesbian, gay, bisexual, and transgender populations: Review andrecommendations.Journal of Homosexuality, 58(1):10-51

[11]Espelage, D. L., & Holt, M. K. (2013). Suicidal ideationand school bullying experiences after controlling for depression anddelinquency.Journal of Adolescent Health, 53(1):S27-S31

[12]Kim, Y. S., & Leventhal, B. (2008). Bullying andsuicide. A review.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Adolescent Medicine and Health,20(2):133-154

[13]Birkett,M., Espelage, D. L., & Koenig, B. (2009). LGB and questioning students inschool: The moderating effects of homophobic bullying and school climate onnegative outcomes. Journal of Youth andAdolescence, 38:989-1000.

[14]UNESCO (2017). School violence andbullying: global status report.

[15]联合国教科文组织(2015).《无忧学习:预防和打击学校里基于性别的暴力行为》.

[16]SpecialRepresentative of the Secretary-General on Violence against Children (2012).Tackling violence in schools: A global perspective bridging the gap betweenstandards and practice.

[17]Badgett, M. V., Nezhad, S., Waaldijk, K.,& van der Meulen Rodgers, Y. (2014).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LGBTinclusion and economic development: An analysis of emerging economies. TheWilliams Institute.

[18]Black, W. W., Fedewa, A. L., & Gonzalez, K. A. (2012). Effects of “SafeSchool” programs and policies on the social climate for sexual-minority youth:A review of the literature. Journal of LGBT Youth, 9(4):321-339.

[19]Denny, S., Lucassen, M. F., Stuart, J., Fleming, T., Bullen, P., Peiris-John,R., . . . Utter, J. (2016). The association between supportive high school environmentsand depressive symptoms and suicidality among sexual minority students. Journal of Clinical Child and AdolescentPsychology, 45(3):248-261.

作者 | 魏重政 刘文利

来源 | 爱与生命

欢迎加入深圳同志QQ群:362420059;广州同志QQ群:7240793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