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 正文
深同网头条热度:

你以为《霸王别姬》是在讲同性恋?大错特错

第一次看陈凯歌的电影《霸王别姬》以为是在讲同性恋,现在再看才知我这是大错特错。程蝶衣绝非同性恋,他对师兄段小楼的特殊感情不能简单地归为男男恋,他与袁四爷的感情也不能说是同性恋。程蝶衣对性别的模糊不是幼时养成的,而是在一次次的压迫下产生的。
 
 
小豆子程蝶衣
 
程蝶衣少年时唱昆曲《思凡》,刚开始时总是唱错,将“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唱成“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为此他一次次地被师傅毒打。师兄们都叫他要把自己当女娇娥,不要再唱错了,可唱给梨园经理听时还是错了。师兄段小楼气得把烟枪塞到他嘴里搅,一遍遍地说着“让你唱错让你唱错”。终于程蝶衣唱出了众人都期盼他唱出的那句“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他本来是明确自己性别的,却因环境的压迫,个个都逼着他把自己当女人,这逼迫既有师兄们的好言相劝,也有师傅的顿顿毒打和师兄最后一刹那的强暴,于是她开始把自己当成女的。这时的程蝶衣依然明确自己是个女的,只是环境所迫她得一次次地把自己当女人。在经历了一次次的暗示和一次次地旦角饰演后,他开始渐渐模糊自己的性别,这时的他对性别的认同是处于挣扎阶段,直到被太监张公公凌辱。
 
 
少年程蝶衣
 
被张公公凌辱后的程蝶衣开始从内心上实现性别转变,认为自己是个女的,自己是真虞姬,不然怎么会被一太监凌辱,周围的人还都说她就是虞姬,比女人还女人。从此,他对师兄段小楼产生了异样的情感,觉得他这真虞姬应该要和霸王一直唱下去,一天天,一年年,一辈子。可段小楼是个假霸王,他不像程蝶衣那样,对戏的热爱已痴迷,以致分不清楚自己是程蝶衣还是虞姬,是男儿郎还是女娇娥,所以只有在唱戏时他是忠诚于虞姬的霸王,下了台后就是平常人段小楼。段小楼是男人,到了年龄也想结婚成家,于是他和妓女菊仙结了婚。而程蝶衣还痴迷于戏中,假霸王的”背叛“让两人恩断义绝、形同陌路,假霸王过他凡夫俗子的生活,真虞姬则继续唱戏,和同样痴迷于戏的袁四爷越走越近。袁四爷与程蝶衣没有男男恋,只是因为对京剧的痴迷惺惺相惜,所以终日为伴。
 
 
袁四爷与程蝶衣
 
然而这样的日子却不长久,声声铁蹄和无情的”革命“镇压打破了他们的宁静,程蝶衣的戏剧生涯结束了,真正懂虞姬的“真霸王”袁四爷被批斗死,而假霸王既为活命也为了保护自己的妻子出卖了真虞姬。
 
 
段小楼被批斗
 
多年后,历经沧桑的程蝶衣终于醒悟,从戏里走了出来,认识到自己终究是男儿郎,所以再唱《思凡》时又跟刚开始那样“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清醒地知道自己是男儿郎。然而这时的他,戏再也没法唱了,因为当年那个梨园盛世已经不再,现在的人不再需要京剧,而他又偏是戏痴,不能唱戏,人生又有何意义!他的知己袁四爷被批斗死了,师兄的妻子在他的愤慨揭发下也走了,他与师兄收养的弃婴小四竟然会陷害他们,而师兄也老了,往后的日子他还得重新学着做个男人,不知道还要经历怎样的变故,还不如做个真虞姬,倒在霸王面前。于是在与段小楼合唱完《霸王别姬》后,拔刀自刎。
 
 
程蝶衣被批斗
 
程蝶衣自始至终都是个悲剧人物,母亲是个暗娼,因为无力抚养他,不得不把他送到梨园,接受严酷的训练,师傅为把他培养成旦角逼着他做女娇娥,哪怕是护他的师兄也充当帮凶,观众都说他是虞姬,比女人还女人,于是性别认知出现反差,加上对戏的痴迷,对世俗的不谙与不屈,导致了一幕幕悲剧,梦醒时一切都无法挽回,只能以死解脱。所以说这不是一部同性恋电影,而是一部在特别时代特别职业里的人间悲剧。

欢迎加入深圳同志QQ群:362420059;广州同志QQ群:724079377

  •      About half of China’s gay people are not sure if they will come out of th...
    2018-03-15 15:58
  •      同性恋一直以来都是一个具有争议性的话题,无论是普通人还是科学家对此话题都一直争论不休。过去20年...
    2018-02-26 17:14
  •      觉得Gay吧有一种特别神奇的能力去过一段时间后总觉得自己原来喜欢的是纯爷们呢(包括直男!)好奇,刺...
    2018-03-17 1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