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 正文
深同网头条热度:

同性恋者被"非自愿治疗":同性恋不是病不需要治疗

“我不希望以后还有人像我一样,这也向社会传递一种声音,同性恋不是一种疾病,不需要治疗。”




2016年9月21日,志愿者在驻马店驿城区人民法院门口举牌支持余虎。受访者供图。

河南省驻马店同性恋余虎(化名)诉讼驻马店市精神病院的案子终于告一段落。

2017年9月15日,余虎的代理律师黄锐收到了驻马店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的终审裁定,裁定准许驻马店市精神病医院撤回上诉,一审判决自裁定送达之日起发生法律效力。

此案的一审判决是在2017年6月26日下达,一审判决书显示,驻马店精神病院对余虎强制治疗的行为侵犯了余虎的人身自由权,判决该精神病院在全市范围内向其公开赔礼道歉,并赔偿精神抚慰金5000元。

“撤诉裁定送达之日起一审判决生效,就代表一审判决中认定事实以及法律适用和判决结果均为生效,”余虎的代理律师黄锐告诉剥洋葱,“从另一个层面,撤诉也意味着医院对一审判决的主动承认。”

2015年10月8日,河南驻马店男子余虎在与妻子协定签署离婚协议后,被妻子及家属强行送入驻马店市精神病院,院方以“性偏好障碍”名义将其收治,19天后,余虎在男友及志愿者的帮助下得以出院。

出院后,2016年5月,余虎向法院起诉驻马店市精神病医院,以侵犯其人身自由权、对其进行强制治疗为由,要求医院支付精神抚慰金1万元,并赔礼道歉。

黄锐认为余虎的病例是胜诉的关键。“病例上很明显写了非自愿治疗,且有防止逃跑的字眼,说明当事人的人身自由是被限制的。此外,里面没有多少当事人的陈述,而大多是家人的说法,说明(入院)并未获得本人的真实同意。”

余虎的诉求在黄锐看来很明确,“他说自己没想过要追究赔偿,而是要一个说法,希望医院以后不要肆意妄为。”

事实上,1990年5月,世界卫生组织将同性恋、双性恋从国际疾病与相关健康问题统计分类中删除,世界医学标准从此不再认为性倾向本身是疾病,也不需要“扭转治疗”。

去年9月21日,一审开庭前,余虎曾接受剥洋葱专访。当时他在沿海城市打工。“我经常被噩梦惊醒,我再也不敢回去。我现在也不想伤害任何人,回去后不好。”

谈案件

“我就是想要一个说法”

剥洋葱:什么时候起诉的?

余虎:5月17日,我委托了公益律师黄锐,向驻马店驿城区人民法院提起了诉讼。26年前的这天,世界卫生组织将同性恋、双性恋从精神疾病分类手册中去除了。

6月13日,驻马店驿城区法院正式宣布立案。

剥洋葱:你为什么要打这个官司?

余虎:我就是想要一个说法。2014年,北京海淀法院判决一名被电击治疗的同性恋者胜诉,法院还把“同性恋不是一种疾病”写进了判决书。我觉得我被强行治疗的情况与北京这个例子类似。医院的这种违法行为需要得到相应的处罚,而且还不知道有多少人像我一样,因为性取向而被这样对待,所以我决定拿起法律武器来维护自己的权益。

剥洋葱:你觉得会有怎样一个结果?

余虎:无论结果如何,都是给医院一个警告。我不希望以后还有人像我一样,这也向社会传递一种声音,同性恋不是一种疾病,不需要治疗。

谈“治疗”

“那种讥讽和侮辱,我一辈子都忘不了”

剥洋葱:你妻子怎么知道你是同性恋的?

余虎:去年4月,她跟踪我发现我和男友在餐厅吃饭。我回家后她问我是不是同性恋,我承认了。

剥洋葱:你怎么被送进精神病院的?

余虎:去年我和妻子商量好,10月8日去民政局办离婚手续。但是这天一早,妻子和我父母、哥哥一起把我绑住了,塞进车里强行送到了驻马店市精神病医院。

剥洋葱:到医院后发生了什么?

余虎:医生没有问我有什么病,也没有做任何检查,直接就把我绑在了病床上,我一动都不能动。

我是上午被送过去的,被绑住后一直没人理我。下午的时候,病房里进来了几个高大的男人。他们把我解开后,强行脱光了我的衣服,换上了精神病医院的衣服。那种讥讽和侮辱,我一辈子都忘不了。

剥洋葱:你在医院有没有说你不是精神病?

余虎:说了,我一直强调我没有病,不需要治疗。但是没有任何人理我。我在里面没有做过任何检查,里面的人一直逼我打针和吃药。吃药还要当面吃下去。我不敢不吃,我每天都能听到很多惨叫。


电影《春光乍泄》剧照。影片中黎耀辉(梁朝伟)与何宝荣(张国荣)是一对同性恋人。图片来自网络。

谈同志

“在小地方,不一样的人压力非常大”

剥洋葱:你是怎么出来的?

余虎:我男友知道我被送进精神病院后,每天都过来要求看望我,但是从来没有被允许。无奈之下,他找到了同性恋志愿者组织求助。在志愿者阿强的帮助下,他报警要求警方到医院调查强制治疗和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情况。10月26号,医院迫于压力才把我放出来。我一共在里面待了19天。

出院的时候,医院要求我签了一个空白的病历,不签不让走,我那时候一心想出去,犹豫了一下就签了。出院时还开了一千多的药。

剥洋葱:你出来后干嘛了?

余虎:我先是回家了。但是我非常害怕又被家人送进精神病院,二十七八号的一个半夜,我从家里逃了出来,跟男友一起开始了漂泊打工的生活。

剥洋葱:明知自己是同性恋,为什么要结婚呢?

余虎:在小地方,周围所有的人都在这样生活,不一样的人压力非常大,家庭的、社会的。在家里人的介绍下,我就和妻子结婚了。

2014年,认识现在的男友后,我其实已经在想和妻子离婚了,也不能老耽搁人家。

剥洋葱:现在你对妻子是什么感觉?

余虎:首先是愧疚吧;然后是亲情,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还有了孩子;最后又有一点怨恨,很复杂。其实我们现在还没有离婚,我跑出来后一直没回去。

剥洋葱:你觉得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余虎:社会环境不太宽容,同志的路太难走。

欢迎加入深圳同志QQ群:362420059;广州同志QQ群:724079377